魯漢明:鐵一樣的脊梁鐵一樣的兵

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19-06-26?【字體:

  4月24日上午,位于中俄邊境的牡佳客專正興隧道順利貫通,這是二公司牡佳客專項目第一個貫通的隧道,也是三工區經理魯漢明的又一項杰作。

  今年56歲的魯漢明是一名1982年參軍的老鐵道兵,三十多年來,他先后參加了兗石鐵路、向吉鐵路、武廣高鐵、濟泰公路、平鐘公路等十余項重大工程建設,從材料員、勞資員、測量班長、隊長干到了管理組長、副經理。說起牡佳項目地處東北邊境,風烈地偏、艱苦嚴寒,他卻不以為意:“我干過的項目,比這艱苦的多了!”

  “參加工作37年來,前面一半時間基本上都是靠人力干活,機械落后,施工設備非常少”,魯漢明介紹說,“碎石、砂子、混凝土全部靠鐵鍬和手推車來運,一百多方往往就要干一天一夜。干活的都是自己職工,自己打風槍,自己立模板,就連最簡單的高墩養護都艱辛無比,每天中午用竹竿綁著小水管舉到墩頂,一舉就是幾個小時,養護一次下來,胳膊都不象是自己的了。”“記得在濟泰高速公路時,由于連續施工,我當時實在疲乏得不行,半夜里干著干著就在工地打起了瞌睡,幸虧最后關頭清醒了過來,要不差點就從橋墩上掉下去了!”魯漢明的記憶里,滿滿都是劫后余生的慶幸。

  2001年,魯漢明參加朔黃鐵路黃驊港段施工。項目在渤海邊上,到處都是鹽田和淺灘,平均水深達1.5米。施工時,要先用兩層砂袋沿著邊線壘碼出兩道2米寬、1.8米深的堤壩,把路基范圍圍出來,然后再抽水清淤。“每天5點鐘起床,穿著衣服下水,在齊胸深的水里抱著裝袋清淤。”魯漢明說,“全隊70多名職工看著呢,我作為隊領導更得以身作則,帶頭下水。”“一整天都在鹽水里泡著,手上的皮脫了一層又一層。在淹過胸部的水里,干活特別費勁,一不小心,還會喝一口又苦又涊的咸水!”

  “最艱苦的還要數廈蓉高速。”魯漢明回憶說,“項目在貴州三都縣,山高谷深、怪石嶙峋、峭壁林立、人跡罕至,施工便道都是我們自己沿著大山修上去的,坡大溝深。腳下是懸崖,頭上不時有落石,每一次去工地都膽戰心驚。”由于場地受限,人只能住在便道下面的山溝里,那里潮濕陰冷,被子整天都濕漉漉的,大部分人都出現了皮膚過敏現象。條件艱苦不算,還非常危險。住房頂上就是運輸便道,有一次,上面一輛大貨車的輪胎掉了下來,把整個駐地的人都嚇了一跳,還好最后有驚無險。泥石流、山洪更是家常便飯,時不時來上一次。有一次,洪水把項目進出道路沖斷,項目幾百號人糧食蔬菜都吃沒了。于是魯漢明帶著全隊職工,一大早出發,涉水徒步10公里,到三都縣城買了米面蔬菜挑回來,這才保證了項目正常生活。

  在魯漢明的記憶中,風里雨里、搶險救災、通宵加班都是常態。2007年夏天在武廣高鐵施工時,一天夜里,橋墩正打到一半,突發的洪水把便道沖出了一條2米深、12米寬的深溝,魯漢明組織3臺挖機、帶著副隊長、安全員等20多名職工,冒著暴雨搶修,花了兩個多小時才修好。2009年在廈蓉,由于砼輸送泵車經常堵管,每次砼澆鑄,他都是通宵守在工地。當連續梁主墩施工時,因一次性要澆鑄600方砼,一個拌合站無法供應,他就從相鄰的隧道協調砼,水泥全部是人工倒的,連續施工了兩天一夜,50個小時沒有合一下眼。

  在牡佳項目部,魯漢明主管的三工區,每月都會得一面流動紅旗,他用無聲的行動,為項目部一些抱怨條件艱苦的同志樹立了一個標桿。他用鐵的脊梁,樹起了一座不畏艱險、攻堅克難的豐碑,他也因此獲得二公司“愛崗敬業標兵”的最高榮譽。(文/徐天兵  審稿/徐天兵)


六合彩特码心水料